中文域名:
遵義黨建網.政務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是當代中國的馬克思主義

發布時間:2013年12月11日 18:27 閱讀:次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是中國共産黨人運用馬克思主義解答當代中國問題而形成的一套新的話語體系,也是關于中國道路的理論表達。解答當代中國問題,必然要涉及當今世界問題。因而,這套話語體系也包括對世界相關問題及合理走向的總體認識。我們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視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成果,稱爲當代中國的馬克思主義,這既表明這套話語體系是以馬克思主義爲思想根基和理論本源的,也表明這套話語體系在本質上體現了對馬克思主義的堅持和發展。

一、馬克思主義是在解答人類社會曆史問題中形成和不斷發展的科學理論

中國共産黨人所講的馬克思主義,包含著列甯主義。它是由馬克思恩格斯創立並經列甯豐富和發展了的一個完整的思想理論體系。列甯主義體現了馬克思主義在新的曆史條件下的進一步發展,是馬克思主義的重要內容。不講列甯主義,不僅是割裂了馬克思主義,也失去了我們在中國這樣一個經濟文化比較落後的國家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重要理論依據。

馬克思主義作爲一種科學理論,它的産生,是順應時代和曆史發展的需要,爲了探索解答人類社會進入資本主義時期以後所衍生的各種矛盾和問題。人類社會發展的過程,是一個不斷提出問題和解答問題的過程。人類社會在通過資本主義方式由農業社會走向工業化社會過程中,相繼産生了兩個社會群體:一個是與社會化大生産相聯系的少數群體,即“資本群體”;還有一個是與社會化大生産相聯系的多數群體,即“勞動群體”。前一個群體被稱爲資本家階級或資産階級;後一個群體被稱爲無産階級或工人階級。資本主義制度的確立,使資本群體得到了解放,獲得了充分的自由和發展的空間,而勞動群體不僅沒有得到應有的發展權利和條件,反而受到了資本群體的剝削和壓迫。資本對勞動的剝削,帶來了嚴重的社會不公,導致了人與人之間、人與社會之間産生難以調和的對立。怎樣才能使整個社會永遠擺脫階級剝削、階級壓迫和階級對立,實現人與社會的徹底解放,使每一個人都能獲得自由全面發展的條件,這便成爲一個新的曆史性的大課題。馬克思主義的應運而生,正是爲了回應曆史發展提出的這一新課題。實現人與社會的解放,首先要使勞動群體獲得解放,成爲社會的主人。探索實現勞動群體的解放,最終實現人的自由而全面發展,也就成爲馬克思主義的出發點和落腳點。馬克思主義的形成和發展,就是圍繞解答這樣一個曆史大課題展開的。由此也可以認識到,馬克思主義産生伊始,就具有鮮明的政治立場和明確的價值追求。這是我們理解馬克思主義首先需要把握的兩個本質特征。

在馬克思主義産生以前,面對資本主義給人類社會帶來的新矛盾、新問題,一些進步的思想家曾提出過各種各樣的解決思路或救世方案。但是,他們對資本主義制度的弊端,更多的是進行了道德譴責;對未來社會的走向,更多的是作了價值判斷。這種道德譴責和價值判斷,有助于促使勞動群體的覺醒,但無助于問題的解決。到了馬克思恩格斯這裏,他們繼承前人又突破陳規,首先創立了分析和解答問題的科學世界觀和方法論,即曆史唯物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這種“新唯物主義的立腳點是人類社會或社會化了的人類”[1](P502)。有了這樣的曆史唯物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馬克思恩格斯分析和解答人類社會的問題就有了超越前人的基礎和條件。他們運用新的世界觀和方法論,科學地論證了生産力的發展是推動社會曆史發展的最終動力,揭示了生産力是生産方式和交換方式轉化的基本條件,而一定時代的生産方式和交換方式是造成階級存在和階級對立的根本原因。馬克思把這樣的世界觀和方法論直接運用于對資本主義社會的研究,又創立了剩余價值學說,從而“徹底弄清了資本與勞動的關系”[2](P460)。這樣,馬克思不僅“發現了人類曆史的發展規律”,也進一步“發現了現代資本主義生産方式和它所産生的資産階級社會的特殊的運動規律”[2](P601)。他指出:“問題本身並不在于資本主義生産的自然規律所引起的社會對抗的發展程度的高低。問題在于這些規律本身,在于這些以鐵的必然性發生作用並且正在實現的趨勢。”他同時還強調:“工業較發達的國家向工業較不發達的國家所顯示的,只是後者未來的景象。”[3](P8)依據這樣的發現,馬克思恩格斯把勞動群體的解放問題放到人類曆史發展的過程中去認識,置于資本主義社會的現實中去分析,同生産力的發展和生産關系的變革聯系在一起,不僅充分論證了勞動群體解放的曆史必然性,還充分揭示了勞動群體解放的基本條件和途徑。恩格斯明確提出:“完成這一解放世界的事業,是現代無産階級的曆史使命”[2](P566);而社會主義就是“兩個曆史地産生的階級即無産階級和資産階級之間鬥爭的必然産物”[2](P545)。在馬克思恩格斯看來,無産階級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無産階級上升爲統治階級,爭得民主”;“無産階級將利用自己的政治統治,一步一步地奪取資産階級的全部資本,把一切生産工具集中在國家即組織成爲統治階級的無産階級手中,並且盡可能快地增加生産力的總量”。而“當階級差別在發展進程中已經消失而全部生産集中在聯合起來的個人的手裏的時候,公共權力就失去政治性質”;“代替那存在著階級和階級對立的資産階級舊社會的,將是這樣一個聯合體,在那裏,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4](P52,53)。正是由于馬克思恩格斯對人類社會發展提出的問題進行了科學的分析和解答,並爲人們繼續認識和解答問題提供了科學的世界觀和方法論,他們所創立的理論體系才成爲無産階級及其政黨爭取自身的解放、進而實現整個人類解放的思想武器。

列甯是馬克思主義繼承者,也是馬克思主義發展的推進者。進入20世紀以後,人類曆史發展出現許多新情況,也面臨許多新問題。資本主義在開拓世界市場的過程中,把資本主義的各種矛盾和問題也帶向了世界,使一些經濟文化比較落後的國家也産生了“工業較發達國家所顯示的景象”。而資本主義列強瓜分世界的戰爭,又把一些經濟文化比較落後的國家推向了災難的深淵,成爲各種矛盾的焦點。列甯根據資本主義發展帶來的新問題,以新的實踐爲基礎,創立了無産階級革命及政黨建設的新理論,並建立了無産階級領導的新政權,進而對經濟文化比較落後國家的社會主義建設作了新的探索和思考,進一步解答了馬克思主義在新時代新國度面臨的一系列新問題,使馬克思主義獲得新的發展。尤其是列甯提出的關于經濟文化比較落後的國家“先革命後超越”的思想及其在俄國的實踐,不僅使馬克思主義有了新的內容,而且也使其更貼近了東方國家社會發展的實際和需要,對東方國家尤其是中國的社會革命和社會發展産生了巨大的影響。

馬克思主義是在解答人類曆史問題過程中形成的,也是在解答人類曆史問題過程中不斷發展的。其科學性,就在于它是以客觀現實爲依據的;其生命力,就在于它是隨著時代和實踐的發展而發展的。馬克思恩格斯以及列甯,他們始終都是根據時代的變化和實踐的發展不斷用新的觀點、新的材料補充和完善自己的思想理論。如在無産階級革命的條件和方式問題上,在對資本主義的認識問題上,在社會改造的進程問題上,他們的思想認識都是隨著社會條件的變化而不斷更新和發展的。不僅如此,他們還明確要求人們要以科學的態度來對待他們的學說。馬克思恩格斯曾經指出,對于他們提出的基本原理的運用,“隨時隨地都要以當時的曆史條件爲轉移”[4](P5)。恩格斯還特別強調:“我們的理論是發展著的理論,而不是必須背得爛熟並機械地加以重複的教條。”[5](P562)他同時也告誡人們,如果認爲可以到馬克思的著作中去找一些不變的、現成的、永遠適用的定義,那是一種誤解。列甯也說過:“我們決不把馬克思的理論看作某種一成不變的和神聖不可侵犯的東西;恰恰相反,我們深信:它只是給一種科學奠定了基礎,……它所提供的只是總的指導原理,而這些原理的應用具體地說,在英國不同于法國,在法國不同于德國,在德國又不同于俄國。”[6](P274-275)

馬克思主義也是一脈多傳的。凡是以馬克思主義爲指導思想的政黨,都必然要把馬克思主義作爲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思想武器。但在不同的時代,不同的國家,無産階級政黨面臨著不同的曆史任務,馬克思主義也必然表現出不同的特點、不同的形式和不同的內容。馬克思主義傳到中國,它所解決的從實現勞動群體解放到實現人的自由而全面發展的問題,具體轉化爲“爭取民族獨立與人民解放”、“實現國家強盛與人民富裕”這兩個大問題。正是因爲有了這樣的曆史任務,才有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曆史要求。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形成,就是中國共産黨人堅持和運用馬克思主義解決中國問題而實現的卓有成效的兩次理論創造。中國共産黨人在堅持和運用馬克思主義解決中國問題過程中,逐步形成了一種經驗性的認識,這就是:必須把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相結合,在解決實際問題中推進馬克思主義的發展,用發展著的馬克思主義指導新的實踐。毛澤東曾明確指出:“馬克思列甯主義的偉大力量,就在于它是和各個國家具體的革命實踐相聯系的。對于中國共産黨說來,就是要學會把馬克思列甯主義的理論應用于中國的具體的環境。”[7](P534)在中國走上社會主義道路以後,他還特別強調:“馬克思主義一定要向前發展,要隨著實踐的發展而發展,不能停滯不前。停止了,老是那麽一套,它就沒有生命了。”[8](P281)在中國進入改革開放的新時期,鄧小平也明確指出:我們“絕不能要求馬克思爲解決他去世之後上百年、幾百年所産生的問題提供現成答案。列甯同樣也不能承擔爲他去世以後五十年、一百年所産生的問題提供現成答案的任務。真正的馬克思列甯主義者必須根據現在的情況,認識、繼承和發展馬克思列甯主義”[9](P291)。由于中國共産黨人始終以科學的態度對待馬克思主義,因而在堅持馬克思主義同時也不斷推進了馬克思主義的發展。

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是馬克思主義在當代中國的運用和發展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形成,是馬克思主義在當代中國運用和發展的曆史必然、邏輯必然。這一理論體系同毛澤東思想一樣,在堅持馬克思主義的同時,也進一步發展了馬克思主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對馬克思主義的堅持和發展,集中體現在它對當代中國及世界相關問題的解答中,反映在它所提出的一系列基本理論觀點上。

堅持馬克思主義,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和方法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對當代中國及世界問題的解答,始終貫穿著對馬克思主義世界觀、方法論的運用。馬克思主義的曆史唯物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是中國共産黨人認識和解決問題的最根本的世界觀和方法論。在堅持和運用馬克思主義世界觀和方法論的過程中,中國共産黨人形成了一切從實際出發,理論聯系實際,實事求是,在實踐中檢驗真理和發展真理的思想路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形成,是以重新確立這一思想路線爲前提的。在堅持這一思想路線過程中,我們黨進而集中凝練出解放思想、實事求是這一馬克思主義的精髓。解放思想、實事求是,作爲一種富有中國氣派的理論概括,精辟地反映了曆史唯物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的精神實質,體現了馬克思主義的科學性、實踐性,也表現了中國共産黨人對馬克思主義運用的鮮活性。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形成和發展過程,在很大程度也是一個不斷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過程。有了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科學精神,我們黨在思想理論上才始終能體現時代性、把握規律性、富于創造性,才能相繼創立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學發展觀等重大戰略思想,最終形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正是依靠和運用馬克思主義這一精髓,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才能在繼承前人的同時又能不斷創新,在排除各種錯誤傾向幹擾的同時又能吸取各種失誤和教訓,從而推進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新進程。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中貫穿的以人爲本的理念和要求,堅持了馬克思主義的價值追求,也體現著馬克思主義的鮮明立場。實現勞動群體解放,實現人的解放和人的自由而全面發展,這是馬克思主義的出發點和落腳點,也是馬克思主義關于人類社會的最高價值追求。馬克思主義的立場也直接體現在這其中。所謂馬克思主義的立場,就是馬克思主義政黨以及馬克思主義者在觀察和處理問題時所應有的立足點及態度。對于馬克思主義政黨及其思想理論來說,堅持了馬克思主義的出發點、落腳點和價值追求,就是堅持了馬克思主義的立場。社會主義制度在中國的建立,消滅了階級剝削和階級壓迫,勞動群衆已成爲國家和社會的主人。在當代中國,每一個群體都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建設者,每一個社會成員都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勞動者。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者和勞動者構成了人民大衆這一有機整體。以人爲本,既是強調對整體的維護,也包括對個體的保障。堅持以人爲本,就是要尊重人民的主體地位和首創精神,充分反映人民的利益要求和願望;就是要維護社會公平正義,堅持發展爲了人民,發展依靠人民,發展成果由人民共享;就是要不斷提高人們的生活質量、幸福指數,不斷滿足人的發展願望和多樣性需要;就是要關心人的價值、權益和自由,維護人的尊嚴,促進人的全面發展。這一切既是馬克思主義價值追求實現的具體途徑,也是我們黨堅持馬克思主義立場的實際體現。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把發展作爲當代中國的主題,明確發展是黨執政興國的第一要務,堅持了馬克思主義關于人類社會發展的基本觀點,深化了馬克思主義關于無産階級政黨曆史使命的思想。建立和鞏固社會主義制度,實現勞動群體的解放,爲促進人的自由而全面發展創造條件,這是無産階級政黨的曆史使命。社會主義制度建立以後,無産階級政黨必須把發展置于社會首位,承擔起推動社會發展的曆史責任。只有不斷推進社會的全面發展,才有“可能保證一切社會成員有富足的和一天比一天充裕的物質生活”,也才有“可能保證他們的體力和智力獲得充分自由的發展和運用”,從而真正成爲社會的主人、自然界的主人以及自身的主人[2](P563-564)。而對于像中國這樣的經濟文化比較落後的國家來說,發展的問題格外突出,也格外重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根據馬克思主義關于社會發展是全面的,而生産力是社會發展的最終決定力量的思想,明確提出了解放和發展生産力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根本任務,黨要始終代表先進生産力發展的要求,同時也確立了以經濟建設爲中心、促進社會全面進步的發展思路和總體布局,並把以人爲本的基本要求貫穿其中。經濟建設著眼于提高和改善人民生活水平;政治建設著眼于保障人民當家作主的權利和合法權益;文化建設著眼于滿足人民精神文化需求,豐富人們的精神世界;社會建設著眼于改善民生,協調各方面的利益關系,促進社會的公平正義;生態建設著眼于環境保護,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此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提出的關于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建設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以及建設社會主義生態文明等重要理論觀點,既是對馬克思主義的創造性發展,也爲社會主義社會的全面建設和全面發展明確了方向。按照多位一體的總體布局,全面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已成爲當代中國共産黨人的重要使命。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提出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體現了對馬克思主義關于社會主義社會發展階段理論的運用和發展。社會主義社會的成熟和完善,是一個漸進的過程,也是有階段性的發展過程。不同的曆史起點,也決定社會主義社會有不同的起始的過程。這是馬克思主義關于未來新社會發展的一個基本觀點。社會主義制度在中國的建立,表明中國已經進入社會主義社會。但中國的社會主義是脫胎于一個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將長期處于經濟文化比較落後的不發達狀態。我們黨運用馬克思主義關于社會主義發展的階段理論及方法,深刻分析中國的社會發展狀態,作出我國正處于並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判斷,並強調這個階段是中國逐步擺脫貧窮落後、基本實現現代化的階段。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提出,解決了馬克思主義同當代中國實際相結合的一個關鍵問題,也凸顯了發展問題在當代中國的重要性,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有了堅實的理論起點。同時,這一論斷的提出,也爲我們黨的大政方針的制定提供了可靠的理論依據,爲我們黨糾正各種偏差、抵制各種錯誤傾向提供了基本准則。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對當今時代主題作出的判斷及對世界發展趨勢作出分析,進一步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的時代觀,拓展了馬克思主義的新視野。關注時代和世界的發展變化,對時代主題和世界發展趨勢作出新的分析和概括,這是馬克思主義理論發展的一個重要內容,也是馬克思主義政黨應有的理論視野。解決中國問題,尤其是考慮當代中國的發展問題,離不開對當今時代及世界問題的認識。其中最爲重要的,就是要對時代主題和世界發展趨勢作出科學的分析和准確的判斷。胡錦濤總書記指出:“正確判斷時代特征,准確把握發展趨勢,科學制定目標任務,是關系到馬克思主義政黨前途命運的重大問題,也是衡量馬克思主義政黨先進性的重要根據。”[10](P521)我們黨在馬克思主義時代觀的基礎上,以科學的思維審視時代的發展和世界的變化,作出了和平與發展是當今時代主題的科學判斷。這一判斷,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的時代觀,同時也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有了全新的世界視野。在此基礎上,我們黨進一步提出,世界多極化是當今國際形勢的一個突出特點,經濟全球化、科技革命迅猛發展以及各種文化相互激蕩是當今世界的基本特征,求和平、謀發展、促合作已成爲不可阻擋的時代潮流。這樣一些理論認識的形成,使我們觀察和解決世界各種問題有了新的著眼點和立足點,也爲我國確立和實行一系列對外政策奠定了理論基礎,爲我國始終不渝地走和平發展道路提供了時代依據。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提出的改革開放是社會主義社會發展動力的思想,爲馬克思主義的社會發展動力理論增添了新的內容。馬克思主義認爲,人類社會是在生産力與生産關系的矛盾運動中向前發展的。在存在著剝削制度和階級對立的社會裏,生産力和生産關系的矛盾直接表現爲階級矛盾,因此階級鬥爭是階級社會發展的直接動力。在消滅了剝削制度和剝削階級的社會主義社會裏,是否還存在著矛盾,關于這個問題,馬克思恩格斯沒有留下現成的答案。在這個問題上,毛澤東作出了重要的理論貢獻。他指出:“在社會主義社會中,基本的矛盾仍然是生産關系和生産力之間的矛盾,上層建築和經濟基礎之間的矛盾。”[11](P767)他認爲,這種基本矛盾同舊社會的基本矛盾,具有根本不同的性質和狀況,不是對抗性的矛盾,可以經過社會主義制度本身得到解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在馬克思主義關于社會基本矛盾理論和毛澤東的認識基礎上,提出了改革開放是解決社會主義社會基本矛盾唯一途徑和方法,揭示了社會主義社會發展和進步的活力源泉,從而使社會主義制度的鞏固有了可靠的路徑選擇。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包含的一系列加強和改進黨的建設的理論觀點,深化和豐富了對共産黨執政規律的認識,堅持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政黨的建設理論。社會主義事業和共産黨的領導,是密不可分的一個整體。社會主義事業的開創,必須要有黨的領導;社會主義事業的鞏固和發展,也離不開黨的領導。黨的領導是社會主義事業健康發展的根本保證。我們黨根據國情、世情和黨情的變化,正確應對黨面臨的新課題新考驗,以改革的精神全面推進黨的建設,把提高執政能力、加強黨的先進性建設同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結合起來,在加強和改進黨的建設方面形成了一系列創新性理論觀點,使馬克思主義建黨理論有了更加豐富的內容,也保證了我們黨始終能夠站在時代前列,始終成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堅強領導核心。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對馬克思主義的堅持和發展是多方面的。以上闡述只是擇其要者,但也足以說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與馬克思主義的內在聯系。

三、進一步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就是進一步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在解答了當代中國及世界相關問題的同時,也賦予馬克思主義以新的生機和活力,是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的新典範。在當代中國,繼續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就是繼續堅持馬克思主義;進一步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就是進一步發展馬克思主義。

中國共産黨是以馬克思主義立黨治國的政黨,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是不可動搖的原則,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對于中國共産黨來說,馬克思主義首先是一面旗幟,旗幟之下才能集合志同道合的社會先進分子成員和優秀成員。先進分子和優秀成員集中在一起,看問題、辦事情,必須有共同的准則。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就是共産黨人思想和行爲的基本准則。沒有這樣的共同基本准則,就不可能想到一起、幹到一起去。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所反映的社會發展規律,就是共産黨人推進黨和國家的事業的根本遵循。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不是簡單地去重複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和基本原理,更不是簡單地按照馬克思、恩格斯和列甯的一些設想去改造現實,關鍵是要把馬克思主義與實際進行科學有效的結合,解決實際問題。解決了實際問題,旗幟才能高舉,准則才能堅守。這種結合並不是從書本出發,不是書本上有啥就結合啥也不是從前人的某些看法和結論出發,不是前人怎麽說我們就怎麽做,而是要從實際出發,著眼于實際問題的關鍵所在,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遵循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進行新的認識和思考,提出解決問題的新思路。這樣結合,就會産生新的話語,形成新的話語體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就是在這樣的結合中形成和發展起來的,它所解答的是當代中國及世界問題,思想根基始終是馬克思主義的。正因爲有這樣的根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才有了與馬克思主義一脈相承、與時俱進的內在聯系。

也有人認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與馬克思主義漸行漸遠,甚至認爲背離了馬克思主義。之所以産生這樣的看法,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恐怕還是在自覺不自覺地拿書本的一些結論或論斷去衡量我們今天的實踐,或在自覺不自覺地還在用教條化的思維去看待我們今天的理論發展。如這樣,自然就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難以形成正確的認識和理解。對于馬克思主義,需要有整體的認識,也要有科學的把握。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和基本原理,只是爲我們提供了解決問題的指導思想和基本原則,而不可能是解決一切問題的現成答案。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只有在實際運用中才能體現出其價值所在;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只有同各國具體實踐相結合才能反映出嚴密的邏輯力量;馬克思主義的理想追求只有同人民群衆的願望與要求聯系在一起才能産生遠大的曆史感。如果我們只是簡單地重複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和基本原理,或只是停留在對馬克思主義教條式理解中,拘泥于一些具體的結論,就無法解決當代中國及當今世界發展中遇到的各種問題。正如江澤民所指出的那樣:“如果不顧曆史條件和現實情況的變化,拘泥于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在特定曆史條件下、針對具體情況作出的某些個別論斷和具體行動綱領,我們就會因爲思想脫離實際而不能順利前進,甚至發生失誤。”[12](P282-283)在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過程中,我們要把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和基本原理同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的個別結論區別開來。馬克思、恩格斯還有列甯,他們在特定的曆史條件下,就某個國家或某個具體問題提出的一些設想、個別結論,不一定都具有普遍性。有的判斷當時是正確的,但後來條件變了;有的看法和認識受到曆史條件的局限,恐怕一開始也不是很正確。靜止孤立地去看待馬克思主義,簡單地用一些個別結論或觀點去衡量實踐,裁剪生活,只能會束縛自己的手腳。深入體會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形成及其理論觀點,我們可以更加深切地認識到:離開本國的實際,離開時代的發展,來談論馬克思主義,沒有什麽實際意義;把馬克思主義同現實生活割裂開來、對立起來,沒有出路。用鄧小平的話說:“我們堅信馬克思主義,但馬克思主義必須與中國實際相結合。只有結合中國實際的馬克思主義,才是我們所需要的真正的馬克思主義。”[9](P213)

豐富多彩、生動變化的實踐是馬克思主義保持蓬勃生機和活力的永恒源泉。馬克思主義是源于實踐的理論,也是指導實踐的理論。離開了社會實踐,離開了時代的要求,馬克思主義就不可能成爲充滿生機和活力的思想理論,也不可能對人類社會的發展和進步産生這麽持久的影響。我們黨在運用馬克思主義思考解決當代中國問題的時候,不是靜止孤立地去看待馬克思主義,不是用書本上某些結論來解釋或規範實際生活,而是把馬克思主義放到現實的基礎上,在解決實際問題過程中進行新的理論思考和新的理論創造。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是集中反映這種探索和創新的理論認識。這一理論體系立足當代中國,以當代中國面臨的問題和我們正在做的事情爲中心,著眼于馬克思主義的運用,從而使馬克思主義有了新的發展、新的內涵。它體現了馬克思主義在當代中國的新發展,也體現了我們黨的指導思想的與時俱進。

馬克思主義是不斷發展的開放的理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作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成果,也是一個不斷發展的開放的理論體系。它既是我們推進實踐創新的指導思想,又是我們深化理論探索的嶄新起點。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必須結合實際繼續推進理論創新。“我們既不能把書本上的個別論斷當作束縛自己思想和手腳的教條,也不能把實踐中已見成效的東西看成完美無缺的模式。”[13](P812)實踐永無止境,理論探索和創新也永無止境。世界在變化,時代在前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作爲一項全新的開創性事業還在實踐中、探索中,無論是現在還是未來,我們都還有許多重大課題需要作進一步探索,需要作進一步的解答。新的實踐需要理論的不斷豐富和發展,也爲理論的豐富和發展提供著新的經驗。實踐進入新的曆史時期,理論發展也必然要隨之進入一個新起點。把已有的理論運用到新的實踐中,會使已有的理論得到豐富和發展,而在新的實踐基礎上提出新的理論觀點,就會給已有的理論增添新的內容,使已有的理論得到更大的豐富和發展。這也就意味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進一步豐富和發展是曆史的要求,是實踐的要求,也是時代的要求。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構成了馬克思主義在當代中國三位一體的整體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表達;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實踐探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制度體現。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形成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在不斷拓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也日趨完善。在當代中國,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必須堅定不移地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只有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才能堅定不移地堅持和拓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堅定不移地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

參考文獻

[1]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2]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3]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4]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5]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6]列甯選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7]毛澤東選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8]毛澤東文集:第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9]鄧小平文選: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10]十六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下[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8.

[11]毛澤東著作選讀:下冊[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12]江澤民文選: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

[13]十七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作者:秦剛;單位:中共中央黨校)

 退出 登錄 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