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
遵義黨建網.政務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文化解讀

發布時間:2013年12月11日 18:31 閱讀:次

中國共産黨是以馬克思主義爲指導,以人民解放、民族振興、民生幸福爲目標,以實現社會主義和共産主義爲理想的無産階級政黨。近代以來的中國曆史已經證明,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只有共産黨才能領導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複興和科學發展。中國共産黨從成立之日起,就既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忠實傳承者和弘揚者,又是中國先進文化的積極倡導者和發展者。我們黨九十多年曲折而輝煌的發展曆程證明了,必須始終堅持馬列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革命建設的具體實踐相結合、先進知識分子與工農大衆相結合、世界先進文化與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正是通過這樣的“三結合”,我們才找到了具有中國特色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社會主義革命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的正確道路,建立了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形成了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這兩大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成果。這是我們黨的寶貴財富,也是我們黨的領導事業繼往開來的制勝法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具有海納百川、包容並蓄、與時俱進和創新發展的文化品質。

當前我國正處于大國崛起和經濟社會轉型發展的新時期,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機遇與挑戰。我們要科學有效地應對挑戰,既要提升我國的經濟科技軍事等方面的硬實力,更要提升我國的文化軟實力。我們認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所蘊含的文化價值是當代中國最核心的文化軟實力,必須從文化和人文價值的視角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作出全新的解讀,特別是要挖掘這一理論的思想來源、核心價值、科學內涵和前進方向的文化蘊意。目前,國內外還存在種種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誤讀和偏見,諸如西方國家把社會主義“妖魔化”、把社會主義與專制集權體制劃等號,而國內也存在著對社會主義的教條主義、虛無主義甚至全盤否定的種種錯誤認識,對中國走社會主義道路的正確性、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社會主義價值的普世性、社會主義發展的時代性等還抱有種種質疑。因此,我們認爲,當前極需要正本清源,以曆史的、發展的眼光,全面的、系統的、深入的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進行文化解讀和人文闡釋。

一、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文化解讀

誕生于19世紀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馬克思主義是具有革命性的先進理論,上世紀初,處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中國最終選擇了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作爲救國救民、振興中華的行動指南和理論武器,並最終走上了社會主義道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成爲當代中國發展的思想主線。我們認爲,中國選擇馬克思主義、走上社會主義道路,不僅僅是“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帶來馬克思主義那麽簡單,它不但有深刻的曆史背景、時代契機,還有深刻的文化淵源。從一定意義上講,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也是一次偉大的文化之旅,只有通過全面深入的文化解讀和人文闡釋,才能更深刻地闡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和中國走社會主義道路的曆史必然性。

(一)馬克思主義是與時俱進的先進文化

1.馬克思主義繼承和發展了人類社會文明的優秀文化成果

馬克思主義是人類社會優秀文明成果的集成,它吸收了人類社會在政治經濟社會發展各方面的文化和文明成果。馬克思主義的三大來源都是文藝複興和工業革命之後所形成的傑出文化理論成果,在此基礎上馬克思、恩格斯深入分析了當時資本主義生産方式和社會基本矛盾,結合世界工人運動和民主運動的具體實踐,形成了馬克思主義哲學、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和科學社會主義。在哲學方面,馬克思和恩格斯主要繼承了德國古典哲學的成果,特別是黑格爾的哲學體系和費爾巴哈的唯物主義哲學的成果,創立了辯證唯物主義。在政治經濟學方面,馬克思運用亞當?斯密和大衛?李嘉圖的優秀成果,創造了剩余價值學說,發展了勞動價值論。在《資本論》中系統剖析了資本主義社會的經濟制度,揭示了資本主義社會産生和發展的規律,證明了資本主義社會滅亡的必然性和社會主義的必然勝利這一人類社會發展的普遍規律。在社會主義學說方面,馬克思和恩格斯批判地繼承了法國的空想社會主義學說,通過創立無産階級政黨和階級鬥爭的學說,找到了實現社會主義理想的正確途徑,使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跨越。由此可見,馬克思主義的發展不僅僅具有堅實的文化理論來源,更有豐富的實踐基礎作爲強大支撐,而且體現了與時俱進的創造性發展。

2.馬克思主義闡述了人類社會發展的理想目標和普遍規律

馬克思主義在19世紀40年代産生于西歐,當時西歐資本主義已有相當發展。英、法、德三國是其發源地。英國憲章運動、法國裏昂工人起義和德國西裏西亞紡織工人起義標志著無産階級已經作爲獨立政治力量登上曆史舞台,巴黎公社的革命實踐爲無産價級奪取政權做了預演。所以,馬克思主義是資本主義社會矛盾和工人運動興起的時代産物。馬克思主義從誕生之日起就承擔起了偉大的曆史使命,闡明了自然、社會和思維的發展規律和生産力與生産關系相互作用的規律,揭示了資本主義生産方式的固有矛盾和資本主義社會的特殊運動規律,證明了資本主義必然崩潰、共産主義必然勝利,指出無産階級是資本主義制度的掘墓人和共産主義社會的創造者,指出社會主義必然代替資本主義是社會生産力發展的要求和合乎規律的結果,推翻資本主義並實現社會主義是無産階級的曆史使命。同時,馬克思主義還強調,生産力的發展是第一位,要通過生産力的不斷發展爲新的生産關系和新社會的産生提供經濟條件。共産主義社會按其成熟程度不同分爲低級階段社會主義社會和高級階段的共産主義社會。馬克思運用曆史唯物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的方法,科學地揭示了從公有制的原始共産主義到私有制的奴隸社會、封建社會和資本主義社會、再發展到公有制的共産主義社會這一螺旋式的人類社會發展規律。

3.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具有時代的發展性

馬克思主義絕對不是一成不變的教條,馬克思的基本原理具有普遍的真理性,反映了自然、社會和思維發展的本質與趨勢,並且馬克思主義必須與實踐相結合,才能顯示出其強大的生命力。俄國的列甯以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爲指導,通過城市工人武裝起義的“十月革命”開創了建立無産階級政權、發展社會主義的曆史新探索,開啓了落後國家走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道路的曆史先河。中國共産黨人堅持以馬克思主義與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從當時中國是一個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國情出發,走出了一條以先進知識分子爲先驅力量、工人階級爲領導力量、農民群衆爲主體力量的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正確的革命道路,並在取得新民主主革命勝利的基礎上,開啓了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偉大而艱辛的探索。在這一實踐中,形成了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即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在這期間,國際社會主義運動也經曆了衆多的失誤和挫折,但社會主義在今天的世界上依然顯示著特有的生命力。所以,社會主義的成功與失敗,關鍵在于是否把馬克思主義看成是活的文化理論、發展的文化理論,在于是否堅持馬克思主義與具體實踐相結合,在于是否從當時當地的實際出發,創造性的運用和發展馬克思主義。

(二)近代中國社會接受馬克思主義有曆史的客觀需要

近代中國的救亡面臨著推翻封建主義、帝國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三座大山的曆史任務,這一特殊的中國國情決定了資産階級的民主主義、無政府主義等都救不了中國,在俄國十月革命勝利的影響下,中國找到了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這一救中國的強大思想武器。自從一八四O年鴉片戰爭失敗那時起,先進的中國人,經過千辛萬苦,向西方國家尋找真理。洪秀全、康有爲、嚴複、和孫中山,代表了在中國共産黨出世以前向西方尋找真理的一派人物。那時,求進步的中國人,只要是西方的新道理,都想學習。但是, 帝國主義的侵略打破了中國人學西學的迷夢。中國人向西方學得很不少,但是行不通,理想總是不能實現,實踐證明資産階級的維新變法不能救中國,而辛亥革命那樣全國規模的運動的失敗,也說明資産階級民主革命也不能救中國。十月革命的勝利,讓一批救亡圖存的中國先進知識分子,對馬克思主義情有獨鍾,把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作爲救國救民的制勝法寶,建立了馬克思主義爲指導的中國共産黨,開創了中國革命建設的新紀元,走上了振興中華的富民強國之路。

(三)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優秀傳統文化有高度的契合性

1. 馬克思主義的哲學思想與中國優秀的傳統哲學思想存在高度契合性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既包括馬克思主義與中國革命和建設的具體實踐相結合,也包括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思想與中國傳統文化相融合,這兩種融合是相互關聯、互爲影響的。馬克思主義中唯物辯證的哲學思想、科學社會主義的共同理想等與中國日久彌新的優秀傳統文化思想在諸多方面存在高度的契合性。這也是深受中華文化影響的中國先進知識分子能夠迅速接受馬克思主義的文化因素。譬如,中國優秀傳統文化中的大同思想與馬克思主義關于社會主義的共同富裕的理想有著驚人的相似性。《禮記?禮運》等反映的中國古代社會對“天下爲公”大同世界的設計,以及後來的康有爲的《大同書》和孫中山的“三民主義”等蘊含了“大同”思想。“大同”思想批判了封建專制社會人剝削人、人壓迫人的黑暗現實,要求建立一個以公有制爲基礎,財産公有,互助互愛,平等有序的公正社會,具有強烈的人民性,表達了人民大衆的強烈心聲,這也是一切空想社會主義思想與科學社會主義的相通之處。《易經》所講的陰陽兩儀思想與馬克思主義一分爲二的辯證法也是相通的,天地人和和五行學說所蘊含的樸素唯物論同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論思想也存在相同之處。中國優秀傳統文化中仁人志士那種憂國憂民、天下爲公的經世濟民情懷與馬克思主義解放人民、解放全人類的思想也共同體現了豐富的人文情懷。孔子、老子、墨子的人道思想、民本思想、兼愛思想、和諧思想等都與馬克思主義的以人爲本、以民爲大的唯物主義哲學思想存在相通之處。從一定意義上來講,這種與空想社會主義相似的理想社會、大同社會的社會主義的文化基因在中國源遠流長,也可以說東方的中國也有社會主義的文化之源。

2. 深受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熏陶的仁人志士是接受和傳播馬克思主義先驅者

當年作爲創建中國共産黨的李大钊、陳獨秀、毛澤東和陳望道等中國先進知識分子之所以對馬克思主義一見鍾情,其重要原因就在于這些仁人志士既有憂國憂民、救亡圖強的民族大義,又是系統接受了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熏陶。因此,他們一旦接觸馬克思主義,就能夠接受馬克思主義。孫中山一生信奉“天下爲公”的政治理念,他的“三民主義”中的平均地權、節制資本的“民生主義”思想與社會主義思想存在許多相合的地方,這也是後來孫中山能夠提出“聯俄、聯共、扶助工農”政策的緣故。毛澤東同志毛從小深受傳統文化中“大同”思想和變革思想的影響,這也使得毛澤東後來成爲一個堅實的共産主義者提供了堅實的文化基礎。郭沫若在1926年還寫過一篇《馬克思進文廟》的雜文,他以幽默的曆史穿越的故事形式闡述了馬克思主義與孔子的儒家思想存在著許多相通地方的觀點。這種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優秀傳統文化在文化價值理念上的相通性和相容性,是後來衆多的中國知識分子能夠接受和傳播馬克思主義,使馬克思主義成爲中國革命建設指導思想的重要的文化因素。

3. 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優秀傳統文化在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開放的實踐中不斷融合發展

由于長期以來我們對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相通性、融合性的理解不夠和認識不清,導致在現實中人們出現顧此失彼和“兩張皮”,甚至出現兩者都缺失的問題。我們沒有意識到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曆史穿越性和時代的發展性,有些宣傳馬克思主義的人往往把優秀傳統文化當做封建的文化來看待,把複興國學當做是對馬克思主義信仰價值的挑戰。另一方面,一些人也沒有意識到馬克思主義思想的時代發展性和相容性,教條主義的來對待馬克思主義。事實上,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都是要在中國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開放的實踐中對話、碰撞以及最終走向相容相合。可以說,只有文化上的相通相容,才能真正實現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大衆化和時代化。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所蘊含的文化價值實際上是集古今中外先進文化之大成,是古爲今用、洋爲中用的複合體,既不是中學爲體,也不是西學爲用,而是中西合璧,學用互通。

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人文淵源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是包括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以及科學發展觀等重大戰略思想在內的科學理論體系,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成果,是指導中國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偉大實踐的根本理論指南。一些人認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是實用主義的産物,也有人認爲只不過是穿上中國特色外衣的“舶來品”,甚至還有人認爲實際上是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我們認爲,之所以出現這種錯誤思想,其根源除了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曆史必然性缺乏認識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思想來源還沒做到正本清源。實際上,如果從全面的、曆史的、系統的角度來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論體系具有多種思想來源,也可以說是集古今中外先進文化、先進思想之大成的科學理論體系,是“古爲今用、洋爲中用,中西合璧、互爲體用,知行合一、多元包容”的博大的理論體系,更是以中國革命建設的曆史經驗教訓和改革開放的偉大實踐爲基礎的與時俱進的理論。我們認爲,正如馬克思主義具有法國空想社會主義、德國古典哲學和英國古典政治經濟學等三大來源一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包含了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新民主主義理論、中國優秀傳統文化和當代世界先進文明成果等四大思想文化來源。

一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理論成果。顯然,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指導思想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核心靈魂。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實際相結合,實現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中國共産黨人在深刻把握馬克思主義理論品質、清醒認識中國國情的基礎上得出來的科學結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就是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研究和解決中國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開放中實際問題而形成的科學理論體系,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就是運用中國人民喜聞樂見的民族語言來闡述馬克思主義理論,揭示中國革命、建設、改革的規律,使之成爲具有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馬克思主義。中國的改革開放就是對高度集中的斯大林模式和計劃經濟體制的糾偏,是社會主義的自我揚棄。我們不是抛棄社會主義,而是對社會主義制度的改革和創新,是對馬克思主義的真正堅持,而不是某些人所理解對社會主義道路和馬克思主義的抛棄。如果說有抛棄,那抛棄的也是斯大林時期高度集中和集權的計劃經濟模式和“左”的教條主義思想,也就是對社會主義探索中間失誤和教訓的糾正。雖然我們中國已經在改革開放中抛棄了高度集權的計劃經濟社會主義模式,正是這些已經被我們抛棄的失誤造成的惡劣影響,再加上有些國家依然在實行這種“左”的社會主義模式,從而成爲西方國家“妖魔化”社會主義的口實。因此,我們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排除教條主義和“左”的、右的路線影響,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走偏方向。

二是新民主主義理論

以毛澤東同志爲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産黨人,從中國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會現實出發,以馬克思主義爲指導思想,取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的勝利,進行了社會主義建設的初步探索。在這一進程中,形成了毛澤東思想和新民主主義的理論,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第一次飛躍。這一理論不僅豐富了馬克思主義關于無産階級革命理論的寶庫,而且對于指導中國革命和探索中國發展道路都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它回答了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舊中國如何進行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的問題。在改革開放的社會主義建設實踐中形成的以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學發展觀爲代表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則是馬克思中國化的第二次飛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是指導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進行的社會主義建設和發展的實踐的理論,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同新民主主義理論是一脈相承的,新民主主義理論中關于所有制形式、經濟體制等內容和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理論存在高度的相關性。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吸收了新民主主義理論中關于中國國情的基本認識、社會主要矛盾的轉化、經濟體制的轉軌、發展多種所有制經濟等思想成果。

三是中國優秀的傳統文化

在中國近二千多年的曆史長河中形成的中國優秀傳統文化博大精深,蘊藏著豐富的哲學思想、大同社會、治國理政、天人和諧、愛民惠民等的思想內涵。諸如《禮記?禮運》中的理想社會大同思想與法國的空想社會主義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還有《易經》天地人和思想與孔子、荀子、老子、莊子等樸素唯物論、辯證法、無神論的思想,管仲以人爲本的人本思想,孟子以民爲貴的民本思想,老子的上善若水、廉政恤民的善政思想,墨子兼愛非攻的和諧思想,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精忠報國的愛國思想,扶貧濟困、懸壺濟世的仁善思想,伸張正義,見義勇爲的俠義思想,“仁義禮智信”的倫理思想,尊老愛幼、尊師重道的孝悌思想等優秀傳統文化。這些優秀的文化思想,是世代相傳、曆久彌新的中國特色的哲學思想與人文價值,具有曆史的穿越性、內涵的包容性和時代的發展性。這些優秀哲學思想與人文價值,實際上包含了許多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的文化基因和價值元素,也體現在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學發展觀的思想理論與文化內涵中。可以說,中國的優秀傳統文化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的重要文化土壤和價值基因,這對于糾正那種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都只是舶來品、都是外生的而不是本土的簡單認識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四是當代世界發展的先進文明成果

中國的改革開放是在全球化、信息化和新科技革命浪潮方興未艾的時代大背景下開展的,中國社會主義經濟的發展與世界經濟的發展的相關性越來越大。在此新背景下,我們要認清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是當今世界並行不悖的發展模式,存在即有競爭又有合作的發展關系,並不存在絕對的對立和排斥,實際上兩者是融合發展,也是相互影響的。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思想産生于資本主義發展中,並在與資本主義的競爭和互動的發展中不斷的改革變化。同時,資本主義也是在不斷的自我調整,當代資本主義之所以垂而不死,正是這些國家和政黨迫于經濟社會的各種矛盾自覺不自覺的進行改革和制度的自我完善與調整,以此來緩和資本主義的固有矛盾,緩解資産階級和工人階級的利益矛盾。這種調整某種程度上得益于吸納了衆多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所倡導的社會公平正義、保障勞動者的基本權益以及國家手段調控經濟發展、公平收入分配、促進社會和諧等先進的理念和做法。我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也要取長補短,洋爲中用,不但要引進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資本和技術,而且還要借鑒發達國家現代社會管理的先進理念、現代産權制度、現代企業制度、自由的公平貿易競爭等科學合理的制度規範,以此來更好地發揮社會主義的優越性,使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能夠創造出比資本主義更高的生産力。

如上所述,我們認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是包含了馬克思主義思想理論的紅色文化、中國優秀傳統的炎黃文化和體現世界先進文明成果的藍色文化的三原色的複合文化。因此,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必然是絢麗多彩的、美侖美奂的,運用這種理論武器和文化力,可以描繪出最新最美的圖畫,可以創造出人間的奇迹,這種海納百川、兼容並蓄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指導下中國的科學發展不僅將造福于全中國人民,還將對人類社會的發展作出新的貢獻。

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具有普世性的人文精神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重要特質,是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精髓所在,決定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方向,是中國特色主義理論體系的價值向導與文化內涵。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體系是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本質體現,是全黨全國各族人民團結奮鬥的共同思想基礎,馬克思主義指導思想是靈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是主題,以愛國主義爲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創新爲核心的時代精神是精髓,社會主義榮辱觀是基礎。我們必須進一步深刻認識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具有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博采衆長、集成創新的普世性人文精神,是當代中國文化軟實力的集中體現,是團結全民、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事業的強大精神動力,也是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推動世界和平和諧發展的先進文化和價值理念。

(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具有普世性的價值導向

馬克思主義者爲之奮鬥的社會主義、共産主義理想,實際上包含人類社會在長期發展中所不懈追求的全人類解放和人的自由而全面發展的美好理想、倫理價值和人文情懷。這種人類追求的價值導向和人文精神是穿越人類各個曆史發展階段的,是曆久彌新的,在人類從公有制的原始社會、氏族社會轉向私有制的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和社會主義社會的曆史長河中,都沒有泯滅過的人類普遍向往的美好追求。不同社會的先進分子和仁人志士出于對私有制所導致的人剝削人、人壓迫人的各種罪惡、被物質財富所綁架的種種不良行爲的反對和反思,逐漸形成了追求人與人之間平等、自由、博愛、民主、共富和實現人自由而全面發展的價值理念。在西方社會,這種價值追求也不是資産階級民主革命以後才有的,從古希臘的柏拉圖、亞裏士多德到文藝複興時期的但丁,到空想社會主義者歐文、傅立葉等,再到馬克思、恩格斯,都崇尚和追求自由、民主、平等的人文價值。從中國來講,從孔子、老子、墨子、屈原、範仲淹、陶淵明、朱熹、王陽明、顧炎武、康有爲到梁啓超、孫中山,再到李大钊、陳獨秀、毛澤東等,也都具有這種大同理想和人文情懷。這說明這些人文價值是自人類社會進入私有制社會以後,一直是人類先進分子爲之不懈追求的理想目標和人文價值,絕對不是資本主義所特有的專利,這些普世價值具有曆史的穿越性、內涵的包容性和時代的發展性。

産生于兩千多年前的西周和春秋戰國時代的中國傳統文化中衆多的價值理念和哲學思想中的“兼愛”“人道”“民本”“尚賢”“非攻”“和爲貴”“善爲上”等價值理念,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有著曆史的傳承性和思想的相通性。社會主義這種崇高的價值理念與古希臘、文藝複興,直到工業革命以來資本主義文明所倡導的民主、自由、平等、博愛、人權這種被他們稱爲普世價值的人文價值也是相通相容的(盡管西方說的普世價值往往同他們實際做的是說一套做一套),並且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更加強調保障占人類人口絕大多數的工農大衆群體的基本權益,是追求人類每個人自由而全面發展成爲所有人自由而全面發展社會的崇高理想的。因此,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體系比之資本主義的價值觀,既有相通的地方,同時又也比其更加高尚,更具有先進性和普世性。有鑒于此,我們在當今西方國家向全球推行他們的普世價值的嚴峻挑戰中,更要理足氣壯地提出我們社會主義的普世價值,不能把民主、自由、博愛、平等、人權視作資本主義的專利品,認爲社會主義沒有這些普世的人文價值,我們這種自我否定的行爲正中西方人士的下懷,他們就是要把社會主義抹黑成爲專制、集權。因此,我們在這方面必須進一步解放思想,破除思想上的冷戰思維和教條主義,就像不能把社會主義與市場經濟對立起來一樣,同樣不應該把社會主義人文價值同人類社會孜孜不倦所追求的普世價值和人文精神對立起來。我們要從理論上闡明這些普世價值和人文精神也是包容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中,就像實踐證明,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使得社會主義生産力極大發展一樣,接受、認同和傳承這些社會主義本來就蘊含的普世價值和人文精神會使得社會主義在新時期實現更好的發展,也是應對西方國家把社會主義“妖魔化”的有力武器,更是針對西方人士打著民主、人權、自由等價值旗幟挑釁、抹黑社會主義的無賴行爲的有效應對之策。

(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共同理想是共富和諧善治的“大同社會”

“大道之行也,天下爲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養,矜、寡、孤、獨、廢者皆有所養。”《禮記?禮運》所闡述的“大同社會”是曆代憂國憂民的仁人志士的理想和追求。與此相關聯的和諧社會、共富社會、善治社會,以及推崇人爲本、民爲大、和爲貴、善爲上、信爲義等人文價值,都是人類對以實現所有人自由而全面發展的理想社會的一種美好追求,與空想社會主義有驚人的相似之處。空想社會主義與科學社會主義的最大區別在于空想社會主義沒有提出實現大同世界、理想社會的現實途徑。而科學社會主義之所以科學,在于提供了一條實現社會主義大同理想的現實途徑,那就是通過組建無産階級政黨,實行無産階級革命,推翻一切包括封建主義制度和資本主義制度的人剝削人、階級壓迫階級的制度,開展社會主義的建設與發展。馬克思主義就是實現科學社會主義的思想武器和理論指南,中國特色的新民主主義理論和社會主義理論,則是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和科學社會主義,也是我們找到的一條實現大同社會理想目標的科學路徑,即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開放實踐相結合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具體來說,就是以馬克思主義理論爲指導,以中國先進知識分子爲先驅力量、工人階級爲主導力量、農民群衆爲主體力量,在中國共産黨的領導下,推翻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的壓迫,通過新民主主義革命建立人民當家作主的人民共和國,通過社會主義革命建立社會主義基本制度,進入社會主義發展的初級階段,通過改革開放找到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發展社會生産力、完善社會主義制度的正確途徑,那就是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路子,發展和完善社會主義民主政治,推進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建設,繁榮社會主義文化,推進社會主義生態文明建設,加速向社會主義的全面現代化邁進。在這個過程中,社會主義制度與資本主義制度在世界範圍內開展兩種制度既競爭又並行的發展,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就必須體現在創造出比資本主義更高的生産力,創造出比資本主義更高水平的物質文明、精神文明和生態文明,全體人民更好地實現自由而全面的發展,更快地向大同世界、理想社會目標邁進。

(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應該成爲中國的文化軟實力

文化是民族的血脈,是人民的精神家園。在我國五千多年文明發展曆程中,各族人民緊密團結、自強不息,共同創造出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爲中華民族發展壯大提供了強大精神力量,爲人類文明進步作出了不可磨滅的重大貢獻。隨著我國進入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關鍵時期和深化改革開放、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攻堅時期,文化越來越成爲民族凝聚力和創造力的重要源泉、越來越成爲綜合國力競爭的重要因素、越來越成爲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支撐,豐富精神文化生活越來越成爲我國人民的熱切願望。從國際環境來看,當今世界正處在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科學技術日新月異,各種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鋒更加頻繁,文化在綜合國力競爭中的地位和作用更加凸顯,維護國家文化安全任務更加艱巨,增強國家文化軟實力、中華文化國際影響力要求更加緊迫。對今天的中國而言,大國文化戰略與國家文化軟實力提升問題,已經不是一個可忽略的問題,而是一個必須正視和重視的重大文化戰略問題。因此,我們必須始終堅持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在意識形態的主導作用,把這種馬克思主義的人文價值與中國優秀的傳統人文價值相包容的社會主義價值理念作爲當代中國的文化軟實力予以弘揚推廣,從而使得我國在當代世界的政治、經濟以及綜合國力的全面競爭中居于不敗之地,並以此集中國因素與世界因素于一體的中國特色的核心價值和人文精神去贏得國際上的文化與價值的話語權。

作者:顧益康 浙江大學中國農村發展研究院 教授

浙江農林大學中國農民發展研究中心主任

張偉明 浙江大學經濟學院博士研究生

 退出 登錄 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