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
遵義黨建網.政務
您所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紅色勝迹

中共赤合特支的主要活動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08日 08:24 閱讀:次

    一

  1929年冬,中共赤合特支建立後,積極傳播馬克思列甯主義和黨的綱領、方針,繼續發展壯大黨、團組織,領導赤水人民開展工人運動、農民運動、學生運動,開展反帝國主義鬥爭。

  1931年,國民黨貴州省黨務指導委員會在赤水建立以饒平一爲主任的第七區黨務特派員辦事處,負責赤水、鳛水、仁懷3縣黨務工作,同時,在學生中宣傳國民黨的思想、理論與三民主義,向學生灌輸反共思想,並向貴州省國民黨黨務訓練所選拔學員,要求省立二中校長沈佛愚改當時的《公民》課爲《黨義》課,校長沈佛愚不同意,饒平一又要求必須每周增加6節《黨義》課內容。

  中共赤合特支書記梁業廣得知消息後,決定利用軍閥駐赤的侯之擔與黨務特派員辦事處之間的矛盾,找到當時在侯之擔叔父侯滄帆處學習古文的省立二中進步青年學生賈若瑜,要他向侯之擔說明此事。侯之擔了解情況後大爲不滿,但又不願與饒平一鬧翻,便找到校長沈佛愚,只同意每周增加兩節《黨義》課,剩余4節課由他親自到校講《孟子》,以加強古文教育。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中共赤合特支領導組織開展抵制日貨和聲援東北義勇軍的鬥爭。以少共“團員”黃星元、黃振華、黃振聲、賈若瑜、陳芳型、趙世鹹、楊大庸等爲骨幹,以“平民夜課學校”爲基礎,以省立二中爲中心,發動兵工廠工人、學生和進步青年走上縣城街頭遊行示威,在城中心十字口搭台集會,以演講、說唱等形式聲討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國、侵吞東三省、燒殺擄掠的暴行,號召人們起來抗日救亡,不當亡國奴。活動持續一月之久。

  二

  1932年,由于軍閥混戰,龐大的軍費開支造成通貨膨脹,貨幣貶值,從1個銀元兌換10吊銅錢變成1個銀元兌換20吊銅錢,兵工廠的老板則繼續按10吊銅錢抵1個銀元給工人發工資,致使工人無法維持基本生活。

  其時,中共赤合特支領導下的中共兵工廠支部,通過在兵工廠內充分發揮黨團員作用,團結400多名進步工人,在全廠建立外圍小組20余個。

  12月初,中共赤合特支爲維護工人的合法權利和基本生活,組織兵工廠黨團員,串聯廠內的工人積極分子,選出裴銀州、裴興發、裴永清等8名工人代表,同廠方進行交涉,要求增加工資,並按市面銀元與銅錢的兌換價格發工資的要求,遭到廠方無理拒絕,激起全廠工人的憤怒。中共赤合特支因勢利導,組織領導兵工廠工人舉行大罷工,廠方不以爲然,公然宣稱要開除帶頭鬧事者。

  中共赤合特支立即組織1000多名工人上街遊行示威,高呼“要求增加工資合理”“反對開除工人代表”“要開除一齊開除”等口號。侯之擔看到事態擴大,如不答應工人的要求,必將在政治上、經濟上造成大的損失,必將嚴重影響稅費征收和軍事准備。被迫授命兵工廠老板接受工人提出的要求,將工人工資從每月銀子1錠(折合銀元14元)增加到1.5錠,並按市面標准兌換。這次罷工持續7天,最後以廠方同意工人要求勝利結束。

  三

  1933年春末夏初,赤水兵工廠工人下班時,一名工人攜帶自已的衣物走到廠門口,被城防司令部派來的門衛無故阻攔,在將其所攜帶的衣物檢查過後,仍然不讓其出廠,並對其進行辱罵和毆打。這類事情曾多次發生,早已引起工人兄弟心裏的不滿,中共兵工廠支部立即暗中組織工友去請子彈科科長李澤奎出面幹預,李澤奎對門衛的無理進行斥責,讓門衛放那名工人離開工廠回家。事後,門衛將此事報告給城防司令謝倫書,謝倫書將李澤奎叫去責問打罵。中共兵工廠支部在請示中共赤合特支後,首先組織子彈科工人進行抗議,並舉行罷工,要求保證工人的權利,停止對工人進行侮辱性的搜身。隨後,全廠所有各棚(車間)工人也宣布罷工來支援子彈科的工人兄弟。罷工持續到第3天,侯之擔怕事態擴大,影響自身利益,將謝倫書叫到副軍部狠狠訓斥,並饬令其向工人賠禮。謝倫書在侯之擔與罷工工人的雙重壓力下,不得不來到兵工廠,勉強向工人賠禮道歉,保證今後不再有欺壓打罵和隨便搜身的事情發生。事後,門衛對工人的態度與行爲暫時有所收斂。

  1933年2月,南京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發起以“恢複中國固有道德、求民族複興,從改造國民生活習慣著手的”“新生活運動”,後在南昌成立新生活運動促進總會,並出任會長,主持制定《新生活運動綱要》《新生活運動推行程序》等文件,並在全國推行。國民黨貴州省第七區黨務特派員辦事處主任曾毓泉在赤水建立“新生活運動”促進會,城防司令謝倫書成爲赤水縣城推行“新生活運動”的執行者,並親自帶領士兵上街,對不講禮儀、穿著不整、蓬頭垢面、髒話連天的人,不問青紅皂白,當街進行毆打、侮辱,此舉激起廣大市民和兵工廠工人的強烈憤恨。

  中共赤合特支因勢利導,首先組織發動兵工廠1000多名工人罷工,上街遊行示威,通過散發傳單、張貼標語,反對任意侮辱、打罵、抓捕市民和工人,要求廠方改善工作和生活條件。罷工得到市民、學生與各界人士的支持與響應,人們紛紛加入到遊行的隊伍之中,到副軍部抗議。謝倫書下令出動城防司令部的全體士兵前往彈壓,因懾于怕把事情鬧大不好向侯之擔交待,不敢貿然下令鎮壓。侯之擔見衆怒難犯,也不願因“新生活運動”而造成社會動蕩,命令謝倫書出面調停,被迫答應工人和市民提出的正當要求。罷工的勝利,再次顯示組織起來的工人與群衆的力量。

  四

  1934年春,由于上一年旱災,造成川黔一帶農民糧食欠收,加上苛捐雜稅疊加,農民生活異常困難,普遍斷糧,難以進行春耕生産。中共泸縣中心縣委書記鄒風平來到赤水縣城,指導中共赤水特支(1933年10月,中共赤合特支改爲中共赤水特支)開展“抗春荒鬥爭”。中共赤水特支組織黨團員,分別到赤水至土城一帶,把農民群衆組織起來,到地主紳糧的家裏借糧,一面與地主紳糧交涉借糧的事情,一面開倉取糧煮飯。如同意借糧,則立即寫借約放糧,約定秋後如數歸還;如不答應,則就在其家中住下吃飯等待。這次鬥爭牽涉地區面廣,四川省敘永縣黃泥嘴一帶,合江縣五通、大井、九支、二裏、堯壩一帶,同時與赤水開展這次震驚川黔一帶的“抗春荒鬥爭”。當時,人們把這種鬥爭形式稱作“吃大戶”。“抗春荒鬥爭”迫使那些地主紳糧們不得不答應借糧給農民,在一定程度緩解農民度過春荒的需求,同時,也提高廣大農民群衆團結起來反壓迫、反剝削的思想覺悟,爲黨在農村開展農運工作積累了經驗。

  按照中共泸縣中心縣委開展武裝鬥爭的指示,同年9月,派鄒風平、李亞群來到赤水,開展對桐梓系軍閥侯之擔部的策反工作。鄒風平、李亞群到赤後,利用中共赤水特支的外圍組織“反帝聯盟小組”“抗日救國會”開展活動,在兵工廠工人、學生、市民中廣泛宣傳紅軍與中國共産黨的主張,對侯之擔部隊進行策反工作。中共赤水特支書記楊大庸親自布置青年學生印發《告赤水人民書》《警告侯之擔》和警告國民黨駐赤特派員等人的宣傳品,在縣城張貼“擁護中國共産黨”“打到日本帝國主義”“熱烈歡迎中國工農紅軍”“白軍兄弟不打紅軍”“共産黨萬歲”等標語,在赤水縣城引起強烈反響。侯之擔立即下令軍隊在縣城加強巡邏警戒,在全縣開展大搜捕,首先在複興少共支部成員陳芳型家中搜出傳單和標語。侯之擔的侍從副官陸國才將消息托人轉告在赤水鄉村師範的中共赤水特支書記楊大庸,楊大庸剛離開學校,侯之擔部的手槍連就趕到學校,抓走鄒光德、冉新華等人。中共兵工廠支部書記羅奕雲轉移,支部停止活動,部分思想進步的工人被開除。中共赤水特支與少共赤水特支的黃振華、黃振聲等16人被捕。同月,中共泸縣中心縣委委員李亞群到赤水恢複整頓黨團組織,將身份暴露的黨團員轉移到外地隱蔽,楊大庸等人經敘永轉移到隆昌繼續工作,中共地下組織在赤水暫時停止活動,部分未暴露的成員,隨後參加了中共泸縣中心縣委領導的震驚川南黔北的——石頂山起義。

 退出 登錄 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