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
遵義黨建網.政務

黃大發:絕壁鑿出生命渠 繼續前進表初心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30日 08:01 閱讀:次

    黃大發,男,漢族,1935年11月出生,中共黨員,小學學曆,貴州遵義人。1959年11月,黃大發加入中國共産黨,並先後擔任生産隊大隊長、草王壩村(現播州區團結村)村長、草王壩村黨支部書記等職務。2004年離任村黨支部書記,2017年至今任平正仡佬族鄉團結村名譽黨支部書記。
  面對草王壩村山高坡陡、缺水致貧的狀況,他不屈不撓,以36年不懈努力,修築了一條跨3個村,主渠長7200米,支渠長2200米,繞三重大山、過三道絕壁(大土灣岩、擦耳岩、岩灰洞岩)、穿三道險崖的水渠,當地群衆親切地稱爲“大發渠”。他用一顆勇敢的心,踐行了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諾言。其事迹先後被中央、省、市媒體登載,引起了廣泛反響。

  在1995年前,黃大發所居住的草王壩村流傳著這樣一首民謠:“山高石頭多,出門就爬坡,一年四季包谷沙,過年才有米湯喝。”這首民謠是當時草王壩的真實寫照。因爲沒有水源,石漠化極其嚴重。這裏吃水難,全村老少守著一口望天水井不分晝夜排隊挑水;種莊稼難,農民不敢種水稻,地裏幾乎是包谷、紅苕和洋芋,年人均糧食75公斤,人均産值80元,包谷沙飯是那個時代的主食。黃大發認爲一切皆源于“缺水”,無水就是草王壩的窮根。與草王壩缺水的窘境相比,幾公裏外的野彪村卻水源富足,只不過兩村之間被大山絕壁隔斷;如果能修一條水渠,把水引過來,就能解決全村的飲水和灌溉了。

  從小是孤兒的黃大發自1949年解放分到一畝七分地時起,就深深地認識到,只有跟著共産黨走,跟著共産黨幹,才會有出路,才會有好日子。正是這種對黨的無限忠誠,讓他在艱難困苦的環境中沒有退卻,而是立下了開渠引水脫貧的宏志。一心向黨、堅守信念的政治品質使他從當大隊長開始,就決心幹三件事。即引水、修路、通電,但這個志向的實現卻用了三十多年。

  上世紀60年代初,黃大發得到政府支持後,就帶領村民開始了第一次修渠,這項工程被時髦地命名爲“紅旗水利”,寓意打造一條遵義的“紅旗渠”。然而,由于不懂技術,測量就靠豎起竹竿,兩邊人用眼睛瞄;缺乏水泥,溝壁直接糊上黃泥巴;洪水一來,幾下子就把溝渠沖垮了。耗時10多年,水就是進不了草王壩。

  1992年他再次動員群衆修渠,經過重重困難,曆時3年多終于將水渠修建成功,這條渠西水東引,灌溉面積1100多畝,350余戶、1200余人受益,徹底改變了團結行政村的民主自然村(舊稱草王壩)缺水的狀況,結束了當地“滴水貴如油”和“一年四季包谷沙,過年才有米湯喝”的曆史。在修渠過程中,黃大發先後失去22歲的女兒和13歲的孫子,女兒和孫子走的時候他堅持在渠上指揮修渠,都沒有來得及見他們最後一面。他說得最多的就是:“我要用生命換水,如果修不過來水,我名字倒著寫。”遇到困難他總是第一個沖在前面,帶頭去做。放炮需要的炸材,是他去18公裏外的李村購買後親自背回來的。有次下大雨,爲了不耽誤工期,仍冒雨前行,路上摔了好幾跤,腳底是血迹斑斑,但他還是連夜把炸材安全送到了工地。修渠時,他過手的流動資金近20萬元,但是每次出差,餓了竟舍不得下館子吃一碗粉,就買一個泡粑充饑,有時,向餐館老板要一碗不要錢的湯喝了,就是一頓。一次到縣城南白,腳上一雙解放鞋,腳趾都露了出來,炸藥廠的老板看見異常感動,遞上20元錢囑咐他一定買雙鞋穿上,但後來鞋也沒有買成。正如他的老搭檔、村會計楊春友所說:“黃大發,摳啊,真是摳得狠!”每次水泥運來的時候,車後顛落的水泥他都要清掃入庫。他的老伴說:家裏的竈台破了需要一碗水泥補補,也被堅決拒絕!修渠這些年,他的家人沒有沾上一丁半點兒好處。

  水渠通了後,他又帶領群衆開展“坡改梯”,將稻田從240畝增至720畝,每年收稻谷40萬公斤。昔日的荒山荒坡變成了良田,草王壩村民不僅可以頓頓吃上大米飯,而且還向外出售大米了!緊接著,草王壩通了電,修通了通村路。上世紀90年代,黃大發又發動群衆選址修建學校。20年來,草王壩考出了30多個大學生。老支書把水渠視爲自己的兒女,2004年,年近七旬的黃大發離任後,巡渠、護渠成了他的“主要工作”,同時,積極爲村的發展建言獻策。2017年,黃大發被聘請爲播州區“新時代農民講習所”義務講師,積極主動的爲幹部職工和群衆宣講,將黨的聲音及時的宣傳到群衆中。

  “活一天就要幹一天革命”,84歲的老支書把所有的心力和精神都放在帶領鄉親脫貧致富上,“忠誠勇敢、永不放棄、清白幹淨、一心爲民”這就是黃大發老支書一生的寫照!
 退出 登錄 注冊